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2)

青山幽幽,绿水环绕,林间有一个六角亭,亭子对面有几处房屋,正隐在这遥遥山水之间,此时白云浮空,晴天万里,湖面上接天碧莲,真真是一派极好风光。
“文洲师兄,你说我现在可怎么出门啊,那些人天天追着我,我躲哪儿都能被他们找到,你说我怎么这么背呢QAQ,大热天的都要在脑袋上捂着一个斗篷,万一额头上长痱子了怎么办,那我的俊脸不久毁了嘛,我以后还怎么出门见人,你说我要不要去山下王不留行药铺买点痱子粉,顺便再去张记买点苏酥甜心糕,我知道师兄你最好吃那家的甜品了”
“好了,小天。我暂时不饿。”一脸宠溺的看着眼前的黄少天。喻文洲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师弟成天这么话痨,以后还怎么找伴侣,大街上那些女孩子表面上喜欢他,但真正相处起来,又会有几个人受的了呢。想当年,师父云游之后,就丢下他和师弟在山上相依为命,山上清苦,为了营生,师弟小小年纪便独闯江湖。低头无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若非幼年之时右手意外受伤,再也使不了剑,又怎么放任师弟置身危险之中。苦笑一声:自己真是无用啊。一点帮不上忙,只会拖累他。
看着喻文洲突然不说话,眼神飘忽地看着右手,虽是低下头刻意的不想让自己知道,但一切有怎会逃过黄少天的厉目。转了转脑袋,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突然心中一痛,一把抱住眼前这个清秀温润的男子。
“文洲师兄,你不要乱想啦,我喜欢做这些,你也知道的平日里除了你,别人谁受得了我的话痨,不过我和你在一起说的话也不全是因为话痨,我只是想和你说话,说一些不会和别人说的话,一和你在一起,我就想说很多很多话,根本不下来,你也从来不会嫌我烦,嫌我吵,外面的那些人哪里知道,他们只知道找我PKPKPK,但是他们一点都不知道,其实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和文洲师兄在一起聊天,虽然每次都是我在说,师兄你在听,但不管怎么说,我都很开心啦,只要和师兄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开心,所以我希望师兄你也每天开开心心的”黄少天把都搁在喻文洲的肩膀上,像小时候一般撒着娇。
“小天,我们不可能永远都在一起的,总有一日,你要娶妻生子,和另一个人相伴一生”
喻文洲有点感伤,师弟真的很好,对自己也好,但总有一天,他们是要分开的不是吗,也许那时候会有点不习惯呢。
拥着自己的手臂突然收紧,耳畔的呼吸声急促起来,似乎在宣泄着主人此刻激荡的心情。
“文洲师兄,我不会离开,不会娶妻生子,我们就这样永远在一起好不好”就这样一字一顿的说完,这几乎是黄少天开口说话字数最短的时刻,但此时没有人去纪念它,黄少的内心在不停的翻滚着,我想娶的人一直是你啊,文洲师兄,不,文洲。
“简直胡闹!小天,若是师父知道一定会不高兴的。他云游之前总希望你长大以后可以早日娶妻生子”
听到这话,黄少天一下子跳了起来
“哼,那个老头子有什么资格管我,他从小就丢下我们,要不是师兄我现在早在狼肚子里了,那时候他怎么没管我呢,现在我才懒得理他高不高兴呢,文洲师兄,你只告诉我,若是我一辈子陪着你,你开心吗?”
一辈子?真的可以么?文洲师兄眼里渐渐浮上了一丝期待,但下一秒立刻眼神一黯,面如死灰。
“小天,不要闹了,师父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师父愿你一生平安喜乐,小天,我又何尝不是,知道你好好地,我在不在你身边,又有什么关系。
“好,好,师兄,原来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重要对吧,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把我扫地出门是吧,从前我一直以为,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日子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但事实上一直以来这么想的只有我一个人吧,小时候说什么要照顾师弟一辈子,现在看来,一切不过都是我自作多情!”黄少天越说越激动,越激动越委屈。说完,也不看喻文洲,就这么脑袋上顶着一个斗篷冲出门去,他怕慢了一步,眼泪就要掉下来。而他最不想的就是,在眼前的人面前哭,他不想让他老把自己当成一个只会哭只会闹得小孩子。他已经长大了啊,不是一个小男孩呢,不再需要哄不再需要骗,不再是那个拿着一只糖葫芦摸一摸头就会开心半天的年纪,他现在是一个男人了,想要一个在一起的承诺,如此而已。
就在黄少天走出门外的那一刻,喻文洲终于支持不住,身体靠着窗缓缓的躺倒榻上,果然开始发作了么。照顾师弟一辈子,这是他小时候发过的誓言,但,他真的把自己做不到了呢。小天,对不起。如果可以,我是世界上最不想伤害你的人,但是没有如果。

评论(6)

热度(17)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