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3)

山下风光依旧,清风拂面,杨柳飘飘,三月里,莺飞草长。
此时的官道上,一个顶着黑色斗笠的行人正一路抓狂中,只见他嘴里不停的嘟哝着什么,若是有人看见,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说着:这人是莫不是黄少的粉丝吧,怎么一个人走路都要说话。很可惜,没人看见或者注意到,人们就这样错过了一个与传说中的夜行剑客黄少静距离接触的好机会。
啊啊啊,我怎么这么混蛋,竟然和文洲师兄吵架了,啊啊啊怎么办啊师兄现在肯定很难过,从小到大还没吵过这么厉害呢,要不要现在就回去道歉啊,下跪倒立什么的应该会原谅我吧,但这样会不会太没有尊严啦,以前也没有试过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啊,要是没有效果不是亏大啦,会不会变得更生气啊,再说就这么回去也显得太没有面子了吧,说不定,师兄现在还把我当小孩子当我只是在闹脾气呢,不行一定不能这样了,得把这种错误的观点纠正过来,以后师兄才会认真的听我说话,恩,就这样好了,不过这么晚了,师兄吃过了没有啊,不知道胃口怎么样,会不会想吃点清淡还是…
就这样一路胡思乱想着赶路,刚才他走出屋外之后就收到了暗影的消息,说,苏州一带出了一个有名的恶霸,公然在大街上强抢民女,还活活打死人家的丈夫,后来花钱买了官,与那一带的知县乃是一丘之貉二人狼狈为奸,此后便更加无法无天,欺男霸女,草菅人命,无恶不作。现在有人出钱要买他的命,据说是有旧仇。
呸,人渣。到时候一定先要狠狠的教育他一顿才是。
到天黑的时候,黄少天终于赶到一个里苏州不远的一个小镇,见天色已晚,城门怕是关了,便要了一间客栈,打算稍作休息,明日在进城打探虚实。
用过晚膳之后,叫小二送来热水。黄少天坐进冒着热气的浴桶里,舒舒服服的泡上了澡。热气腾腾,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好舒服啊,热气一缕一缕的散开,仿佛所有的烦心事都随着而去,黄少天渐渐的合上眼睛。
夜很深了,周围一片寂静,偶尔传来两声虫叫。
嗡…此时屋顶上突然发出了一丝不属于这个沉静夜晚的声音。很轻,但练武者的感官要比寻常人敏感的多。
屋顶有人,黄少天瞬间睁开了眼睛,一把撑起身子,伸手去摸旁边榻上的剑。还没够到,就忽听顶上传来一身巨响,一个黑色的人影掉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巧砸到浴桶里,溅起一地水花。
黄少天本来躺在浴桶里泡澡泡的快睡着了,听到屋顶有动静才醒来过来,正准备起身呢,不想还没起到一半,便被一个从天而降的人型炸弹又砸的坐了回去。眼前的人形生物似乎也挺意外,从上掉下来,可是脸朝下的,此时正身子一半压在黄少天的身上,头却还在水里面挣扎呢,为了快点把头解救粗来,一双手四处借力。
但要知道的是,此时这位黑衣人是穿着一身衣服无所谓,但我们的黄少童鞋为了舒服的泡澡,可是脱得一丝不挂的,再加上这两个大男人待着一个浴桶,空间可想而知,于是黄少天遇到了出生十八年以来最糟心的事儿。
“靠,你摸我干嘛,我去,别摸了啊,喂,那儿能摸吗,艹,赶紧放开,劳资和你拼了!啊,你个死变态,你他妈再不放手,劳资一会儿要你好看”
“闭嘴!”黑衣人好不容易爬了上来,一头黑发被黄少天刚刚揪的乱糟糟的一团,但乱发之下,依旧挡不住一张英气的脸,剑眉星目,高挺的鼻子下,薄唇此刻正紧紧的抿着。
“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就是个变态呢,都是大男人有什么可摸的,你突然跑到我屋里干什么,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快说什么动机,是不是贪图小爷我的美貌,然后一路尾随我很久了,快点交代,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你也说了,都是男人有什么,你又不吃亏”叶修一遍整理衣服,一遍从浴桶里跨了出来。然后看着黄少天裸露的身体“啧啧”了两声。
“啊啊啊啊混蛋混蛋混蛋,妈的占劳资便宜,你有本事摸我你有本事让我摸回来啊,卑鄙无耻下流猥琐禽兽人渣,到底有没有下线啊,是好汉我们就出去打一场,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我一定要和你决斗,快点出来我们PKPKPK”
“我不和你打,我怕伤了你”叶修挑了挑眉,淡淡的道。
“哎呀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你很了不起吗,你造我是谁嘛,夜行剑客江湖人称风流倜傥一枝黄的黄少天是也,就凭你也想伤了我?你以为你是武神叶秋啊?”黄少天不爽的说道。这个家伙,敢挑衅夜行剑客黄少天的威名,他是来找抽的么。
“哈哈哈哈,风流倜傥一只黄”黄少天刚说完,叶修就笑的直不起腰了。
“这不是形容小狗的嘛,哈哈哈”某人已经开始捶起了桌子。
“你,简直(╰_╯)#”饶是素质再好的人,面对叶修也忍不住了,更何况大名鼎鼎的黄少从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主。黄少天一把抽出边上的佩剑,砍了上去。
叶修不急不慌,看到剑过来也不躲,随手从身后拿出个东西便挡了上去。
黄少天顿时觉得剑身一震,剑竟然被格向左边偏去,定睛一看,叶修手里拿的竟然是一把雨伞。
靠,能不能认真一点啊,那个雨伞就出来打架,尊重下对手会死啊,有点敬业精神好不好。
叶修抬手,伞柄一挑,黄少天的剑瞬间脱手而出,飞到墙角,稳稳的插在墙壁上。然后嘎嘣一声,碎了。

评论(2)

热度(17)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