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7)

叶修无语的看着一脸苦逼的叶秋
“看来你过得不怎么好啊”语气明显的幸灾乐祸。
“……”叶秋依旧沉浸在这个月都要睡柴房的悲痛中。
看着一脸如丧考批表情的叶秋,叶修突然开始想念起黄少天的好来。
话说不知道这个家伙在哪儿呢,一到京城就说要去找人,到现在也没给自己信儿。要不,去找找好了。叶修果断的丢下叶秋,然后直奔着大街。
酒楼,茶庄,都转了个遍,这会儿天都黑了,那个家伙,去哪儿了。
一遍百无聊赖的在大街上转悠,一遍回想着早上黄少天说过的话,试图找出点什么有用的信息,结果发现,这个任务还是很繁重的,而搜寻了一遍的结果就是,没一句有用的。
此刻,黄少天正坐在红花楼里一边抱着姑娘一边大口的喝着美酒。
脑子里还想着在中午茶庄发生的事情:
几天前,黄少天接到消息,说是文洲师兄到了京城,本是前往苏州方向的黄少天便与叶修二人立马掉头转京城方向, 正好叶修也好回家一趟。两人一到京城便分开了,叶修要回叶府,黄少天则一路火急火燎的直奔喻文洲落脚的茶庄。没见文洲师兄大概有整整一个月有余了,本以为上次离开是想让师兄也冷静一下,但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自己被相思之情折磨得苦不堪言。
黄少天到的时候,喻文洲正在和一个身穿黑衣的高大男子说话。
“小天,你怎么来了” 喻文洲看着一路直闯风尘仆仆的黄少天,惊讶的道。
这时,身后的追来侍从随即赶来,心道这个蓝色少年不知是何人,步伐如此之快。
“主子恕罪,属下没能挡住,让人打扰主子和先生谈话,属下甘愿受罚。”
黑衣男子转过头来不着痕迹的看了黄少天一看,抬手右手一挥。“都退下” 
一众侍从随即退去。
“文洲师兄,你真的在这里啊,没想到你真的到这里来了。我本来听说你到了京城,还以为听错了的,却没想到你真的到这里来了,我们都好久没见了,差不多有一个月没见了,我很想你呢,这次听说你在这里,正好我也有事要过来京城,就顺便来看看你”
这句要是叶修听见,恐怕又要啧啧上一番了。顺便,从苏州方向转了一千多里到京城,真的是好顺便那。
“小天,你有你的事情要做,不必老是牵挂着我”喻文洲笑了笑,一如既往的温和,但黄少天似乎觉得那里不一样了。对,就是不一样了,他总觉得文洲是在若有似无的疏远他。但是有想不通,为什么要疏远,之前不是一直都很好么。
黄少天慢慢的低了下头,喃喃的开口:“我们不是好久没见面了么,况且你以前都是不怎么出山的,现在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京城,,你一个人,万一遇到坏人怎么”还没说完,突然眼角一转看到喻文洲的手正被一直骨骼分明的大手包围着。黄少天一下子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喂喂喂你谁啊,干嘛拉着我文洲师兄的手,放开放开放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规矩啊,随随便便拉别人的手还有没有点礼貌啊,还有啊你可以拉任何人的手就是不能拉我的文洲师兄知道嘛,我就说嘛文洲师兄你不能一个人出来的,你长得这么如花似玉登徒子肯定不少,你看这里不就有一个,所以以后去哪儿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会保护你的,喂喂说你呢,你再不松手小心我打你哦,都说你好几遍了还不放啊,赶紧的放开放开放开”
“小天,别闹,他是我朋友,镇国将军韩文清” 喻文洲揉了揉额头道,从始至终都没有要挣脱那双大手的意思。
韩文清,出生将门,从小喜欢习武,15岁便随着父亲去西域战场,上阵杀敌,英勇无敌,后来父亲不幸战死,便接替军队主将之位,小小年纪,便立下赫赫战功,一时之间扬名万里。一身霸气,不怒自威,敌手常常望而生畏,不攻自降。两年前被召回京,圣上封他为天朝镇国将军,掌管兵符。虽然,行走江湖这几年,黄少天自认武功不错,不惧任何人,但在沙场上磨砺双手沾满血腥从死人堆里走出的真正的军人面前,江湖剑客,简直就跟闹得玩似的。
这么说吧,江湖只是在凡人中间流传,普通人手无缚鸡之力的,遇见个能力顶千斤的,肯定恨不得跪舔啊,说白了,大侠只是在群众中稍微厉害一点的人,偶尔出现个很厉害的,那就是传说中的大神级的人物了;而军队,那是从无数的生死中磨练出来的辗压一切的力量。这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黄少天有点说不出话来,文洲师兄自小就是和他最亲的人,那个老头子走后,他们就一直相依为命,他们一直亲密无间的。什么时候正式开始,他们之间有了陌生的朋友。
还有这次现在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京城,他到底还有多少东西是自己不知道不了解的,黄少天突然觉得有点凄凉。
“黄少侠不必担心文洲,以后我会保护他”韩文清上前一步,站定喻文州的身侧,一双大手握着身边人修长的手又紧了紧。说这话时,一双眼睛并不看黄少天,而是定定的看着喻文洲,传闻中不言苟笑的霸气俊脸此刻呈现的尽是丝丝的柔情。黄少天觉得眼睛都快被刺瞎了。
“文州师兄幼时受过重伤,身体比较差,不能做太久的马车,这次来京城是你的主意吧,下次要注意一点,不能让他太劳累,他身体很差的时候有时候会咳血,这个你也要注意。平日里多要中药调理,不过我听说最近王不留行的药铺被搬到了京城,想来这也是你的主意,我就放心了。还有师兄老喝中药胃口不好,你要多买点点心给他,他最喜欢的就是张记的苏酥甜心糕,这个京城应该有分行。不想吃饭的时候就多熬点清淡的小粥,这样他总会吃一点的…韩将军,请你以后保护好师兄,拜托了”
没有哭也没有闹,黄少天默默的说完,转头就走了,这次他来错了。
和来时一样,门外的侍从们就看见蓝影一闪,一阵风过去,人已经不见了,好快的身手。
院子里,喻文洲清冷的声音响起“人走了,你把手可以松开了”

评论(5)

热度(19)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