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9)

此刻,身处红花楼,耳边的女子娇声嘤嘤,一双手不规矩的到处游走“哎呦,爷别只顾着喝酒啊,奴家还没好好伺候您呢”
一把推开倒在身上的娇媚女子,黄少天站了起来。仰头又灌下一大口酒,要是之前,那人看见一定会说“喝酒伤身,小天,少喝些吧”于是为了这句暖心的话,他自此便会一滴酒不沾,但,日后,没人管他了吧,还说什么会照顾师弟一辈子,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想起白天在茶庄见到的一幕,那个韩文清不就是个大将军,他凭什么可以拉你的手,你知道我看到你们执手在那里,简直像一对璧人的时候,我有多难受。你说那是你的朋友,可是他看的眼神有岂止这些。聪明如你,又怎么没有发现他对你的心思,况且我看他是一点都没有打算掩饰。而你任凭他在众人面前拉着你的手,虽没有迎合,但这何尝不是一种默许。默许他的存在,默许他对你的心思,默许你们的关系。呵,而我,永远都只是个小孩子吗,你永远都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子。所以是不是当我长大了,就不再照顾我一辈子,也不让我再保护你。
脚下放了几个空酒坛子,黄少天此刻喝的昏昏沉沉,好想醉一场啊,可偏偏某一处的意识清醒的要命,心口也疼得要死。
周围的喧闹不知何时已经渐渐消失。黄少天抬眼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处幽径的林子,料想这里应该是红花楼的后院,拍了拍脑袋,时间不早该回去了。可是该回哪儿去呢,去找文洲师兄吗,算了吧,要是以前,他肯定毫不犹豫的冲过去了,但现在,他身边有另一个人了,自己过去找堵吗,至于其他人,其他人,对了,还有那个不要脸的叶修啊,他是和自己一路过来的,听说他家就在京城,恩,就去叶府找他好了。
黄少天辨了辨方向,抬脚晃晃悠悠的走了两步,然后往地上一倒,不动了。
身后的大树后面跳出了几个人,一个手里拿着小厮模样的人上前探了探黄少天的鼻息,确定不是装睡之后,回头叫到:“翔少爷,放倒了”
接着一个身穿华服的男子走上前来,一手摇着折扇一手拿着根装着迷烟的竹管,掂了两下,往后面一扔,小厮赶紧上前几步接住。
“哼,还要大爷我亲自出手”孙翔上前蹲下收起折扇,用扇尖轻佻的抬起黄少天的脸,顿时被惊艳了一把,夜行剑黄少天,果然是个大美人儿啊。黄少之名果然不虚传,确实是个世间罕有的美男子,难怪大街小巷的大闺女小媳妇儿迷得跟什么似的。哎吆,传闻诚不欺我啊。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孙家大少爷孙翔向来自诩为爱美界的楚翘。只要是美人,不管男女,统统喜欢,而且他怜香惜玉的方法只有一个,搬回家。当然,敢有这种奢侈爱好的人长得太磕碜也是不行滴。这孙翔吧,说起来也是个富家公子,出身名门,家财万贯。再加上本身长得不赖,又整日穿衣戴银,打扮的油头粉面,端的那叫一个雍容华贵。孙翔平日里最喜游走花街柳巷,常常手拿折扇身穿华服招摇过市,但偏偏有装着一副温顺有礼的模样,时不时还喜欢玩个英雄就美什么的。可谓是京城一片富豪圈里的新一代男神之一。以至于京城的大街小巷都知道了一个风流倜傥的花间常客孙家二郎。而那些被明搬暗抢的姑娘小伙儿们一看木已成舟,对方又是一个才貌双全的佳公子,于是立刻开启抖M体质,开始脑补虐恋情深的抛热血撒狗血小说情节,幻想着花心大少游戏人间然后浪子回头自己就是那个终结者的浪漫故事。当然孙二少可不理这些,依旧贯彻着他一贯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格。
此刻闭着眼睛的黄少天,正甜甜的睡着,一头青丝如云,额头光洁如玉,鼻子挺直,唇红齿白,孙翔看着黄少天,口水都掉下来了,睡觉的样子都要这么美,不愧是美人啊。这么一想这,顿时就忍不住了,也来不及搬回去,立马开始脱衣解裤,打算做对野外鸳鸯。
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自己脱美人,转眼就将黄少天的衣服也脱了个七七八八,只留下一条亵衣。那群小厮早被他打发去喝酒了,这美人自己还没看腻呢,有怎么舍得让那群粗鄙的下人瞧上一眼。
孙翔正准备上下其手,突然脑后飞来一脚。力道之大,让他一下子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抬头,愤怒的看向来人,只见眼前站着一个身穿暗红衣服的男子,穿着一双紫金马靴,剑眉下面一双桃花眼此刻正冷冷的看着他。
“你,你谁啊”孙翔一看这人就不是个善茬,眼看随从不在身边,自己又不懂武功,不禁有点磕磕巴巴道。
叶修并不理他,上前脱下外套盖在此时在树下裸着的黄少天身上。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一黯,闪过一抹杀意。
转头看向已经从地上爬起的孙翔,眼底冰冷如霜,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要乱来哦,你知道我是谁吗,”刚爬起来的孙翔被叶修眼底的冷意吓得一屁股又坐了回去,看着叶修一步步逼近,忙一点一点往后挪,那有半点平日里的贵公子形象。
“哦,你是谁”他倒要看看这这个脓包到底是那家的,几年不在京城,竟然出现这种败类。
“我,我就是这全京城里独一无二人称孙家二郎的翔少爷孙翔,哼,识相的赶紧跪下给大爷磕个头也就原谅你了”孙翔越说越有底气,自己是谁啊,孙家二少爷,这小子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竟然也敢管爷的嫌事。刚才事出突然,一下子就被吓唬住了。孙翔觉得太不应该了,幸好现在没什么人看见,否则就太丢人了。于是一旦缓过来了,又听到边上有人走过来的声音,孙翔立马有了信心,开始凝聚气场,想把刚才的面子找回来。
“翔少爷,恩,你父母给你取的名字确实很贴切”
“哼,那当然”,这人还挺上道的,孙翔捡起刚刚掉在地上的扇子,拇指捏住一边,用力一甩,风度翩翩的扇了起来,就说了爷的气场还是很强大的嘛。你看这气场一开,不管你牛马蛇神都得给我乖乖的跪了。
“不过我觉得三个字不太好听,不如四个字来的风雅,痴翔少爷更适合你”
痴翔少爷听上去很风雅?好吧,痴大概是说自己是个情痴之类。痴情的翔少爷,听上去也不错啊,以后多个情痴的名头,也就是京城圈里的一号男神啊,恩,不错不错,痴翔少爷,以后就用这个名号了,此后,追在自己身后的大闺女小媳妇儿必须更多了吧,等那时,美人们都慕名而来,到时候就可以尽情地嘿嘿嘿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叶修听到有人过来的声音知道不方便就此解决了,于停下脚步转头走去树下抱起黄少天转身就走。
“喂喂,你要带着我的美人到哪儿去,看在你送本少爷一个这么好的名号的份上,本少爷就饶过你,不过,美人快给我放下”孙翔看到叶修要把美人带走这才急了,除了以前传说中的伞公子,黄少天几乎是他见过最美的的男子,自己什么都没干呢,这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怎么想都不甘心啊。
正要上前,脑袋上就又挨了飞来一脚,被踹的一张脸都埋到土里去了
“滚开,痴翔去吧”叶修淡淡地说着,抱着黄少天一个转身就已走远。
只留下满嘴泥土的孙翔泪牛满面,你才吃翔,你们全家都吃翔,我翔少爷,呸,你才是翔
这时孙家的随从终于听到动静了跑了过来,把孙翔从土里拉了出来。
“翔少爷,那个人怎么有点像叶府的少爷” 
“恩?你确定么” 叶府里的少爷那么尊贵,也不常常露面,见过他的人是少之又少。
“这,回翔少爷,属下也不是很确定,以前只是远远地看见过一眼,说不定只是像而已”
“……”孙翔看着叶修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然后
“以后不准叫我,翔少爷”
“是,翔少爷”
“……滚!”

 

唔,前文有人发现bug,指出来是“喻文州”不是“喻文洲”,呃呃呃,作者发现了,谢谢大家指出来。作者会尽快修改,希望后面大家继续监督,多多指正,谢谢,九十度鞠躬!

评论(10)

热度(13)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