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11)

清早,叶府后山竹林,清风徐徐,竹叶瑟瑟。
叶修将一张纸条绑在白色的信鸽的后腿,单手托起,白鸽翅膀一振,飞入青云,转眼不见。那张纸条上只简单的写着一行字:解药已经找到。
看着天上的白鸽渐逝踪影,叶修闭了闭眼,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一定要等着我,千万不要…
身后,忽然一阵刺破空气声传来,叶修头一偏,一只削尖的竹竿从后面戳了过来,叶修头也不回,一手握住竹竿,顺势往前一带,竹竿飞了出去。一个转身,握住来人的腰身旋转一圈,落到一丈之外,此时,啪啦啪啦一通,叶修原本站的地方,已被数根中间断掉的残竹掩埋。
叶修勾了勾嘴角,无奈的看着怀里的人:
“玩够了么,真想谋杀亲夫啊”
“╭(╯^╰)╮哼,你你你你你个淫贼,臭不要脸的混蛋,不知廉耻,禽兽不如,你昨晚竟然竟然竟然”一向话痨的黄少天此刻竟然激动的快开始结巴了
“嗯?我竟然怎么了”叶修挑了挑眉毛,一脸无辜,那神情似乎真的在努力地想着昨天到底做了什么臭不要脸不知廉耻禽兽不如的事情。
“呸呸呸呸呸呸,少来装蒜,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做清楚了,先是吃了小爷的豆腐,后来不间断的占着小爷的便宜,弄断了我的剑,还说什么要赔偿我的剑,哼,就是个大骗子,还装什么好人,讲一些糊弄人的故事,让小爷我相信你,欺骗和浪费的我感情,哼,没想到你最后竟然抱着这么龌龊的心事,昨晚竟然竟然,现在装什么装,淫贼叶修,我和你拼了!”
黄少天此刻又羞又怒,简直像杀了叶修的心都有了,于是胳膊一抬,又要动手。
叶修知道黄少天此刻是真的怒了,于是忙把人往怀里一带,开始顺毛
“对不起,少天,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看上你了”顿了顿,
“至于昨天晚上,你喝醉了,一直说缠着我说想要,我实在受不了你的诱惑,才…中间,我几次想停下来的,可是你都不让…后来,我都想休息了,你还一直拉着我来…”叶修满脸委屈的说着,看上去一幅垂弦欲泣那的模样,让黄少天都开始有点不忍了,要不是后面的部位还痛着,他都以为昨天晚上强上的那个人就是他了。但是,
“喂喂喂,你不要乱说啊,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还有我才没有一直说要呢也没有拉着你那什么,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好么,你把你自己说的那么可怜,到时是什么居心啊,哼,不要以为你可以摆脱责任了,我问你,昨天我们,谁在上面”
“你啊”叶修很老实的回答。
“哼,骗人,你个大骗子,睁眼说瞎话,说谎不带稿子,你以为我是白痴吗,要是我在上面,那怎么会,那个,后面怎么会那么疼,”黄少天一脸燥红,但此事关乎男人尊严,必须要搞清楚。
“你睡觉的时候掉地上,撞到尾椎了”叶修依旧很老实的回答,一幅事实就是这样的表情。
“咳咳咳咳咳,你没骗我吧,我怎么相信你,你说是就是啊,这样也太草率了吧”黄少天一脸大狐疑,话都变得少了,虽然,心里在狂喊着: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但还是忍不住去相信了。这人嘛,在事实不确定的情况下,总是选择性的去相信一些自己愿意去相信的东西,是一种自我欺骗同时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法。
“你会对我负责任吧”叶秋开始装起来了可怜。
“额,为什么啊,我我我我我喝醉了啊,你为什么不躲开呢,我…”声音越来越小,黄少天渐渐觉得,好吧,昨晚的事情委实是记得不太清了。于是,瞬间一下子没了底气,只好跺了跺脚,道:“我不和你说,我去找文洲师兄了!”
然后急急的转身跑掉了。叶修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半响,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似嘲讽,又似无奈。
黄少天跑出了一阵后,脚步渐渐慢了下来,文洲师兄,自己现在还有理由去找文洲师兄呢,他从小就是个孤儿,唯一的亲人就是那个老头子,但只从他将自己扔给师兄之后,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依靠的人就只有文洲师兄了啊。现在呢,明明说好的要相依为命一辈子……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老头子骗人,文洲师兄也骗人!
他颓废的半倚在一颗竹子上,脸上一片黯然,平日里一向燥甛的他,此时难得一见的安静,但这幅模样却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心疼。
他顺着竹竿缓缓地坐了下来,双手抱着膝盖,头埋在手腕上,数着地上的蚂蚁:一只,两只,三只……
当数到第三百六十二只的时候,竹林传来一阵嚣戚的风声,黄少天猛地抬头,拔出了随身的剑,一把刺向后方,身后一个黑衣的蒙面人翻身躲过,随后一阵锋利的刀光迎面扑来。

评论(4)

热度(12)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