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13)

黄少天顿时觉得好心塞。眼看着面前的人,虽然一边问着话,却一边拔起地上的兵器,擦擦收好,然后转身抬脚就走,好似根本不在意对方是否回答。难道就这样让他又一次走掉?以前有文洲师兄陪着自己,现在呢,还有谁?没有了,以后只能自己一个人了。
“爹!”黄少天一时情急,脱口而出。
咣——,魏琛脚下一个不稳,顿时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跌趴在地上。“你刚才叫我什么?!”
黄少天喊完之后,自己也觉得挺恶心的,顿时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呢喃道:“你离开青云峰这么多年没回去,好不容易出现一次,两句话还没说,你就要走…”
魏琛好不容易爬起来,听到这话,突然有跄踉了一下,差点又要摔倒。然后猛地转头看着黄少天,拿着烟斗的手指着前方不停的颤啊颤:“你你你你你你你……不是吧,你是少天!”
黄少天顿时又是一阵心塞,卧槽,搞了半天,老头子竟然没认出来!“老头子,你不是吧,我长得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你竟然认不出我来,你在逗我吧?故意的吧,演技挺好啊。走了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现在竟然连我都认不出来了,有你这么当人老爹的吗!”
听到“老爹”这个词,魏琛又是一阵颤抖,他赶紧哆嗦地打住黄少天的话头,“那什么,老夫还这么年轻,叫爹不合适,不合适啊”
黄少天又要说什么,却被突然响起的咳嗽声打断了。
“咳咳咳!”被忽略许久的领头黑衣人重重地咳嗽了几下,以便争强自己的存在感。
魏琛撇头看了他一眼,奇怪的道:“咦,你们怎么还没滚?”
“咳——咳咳咳”本来正要说话的领头黑衣人顿时被自己的一口口水呛住了,随即觉得在这么多属下的面前,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于是举起刀指着魏琛怒道:“交出你身后的少年,我们就走!”
魏琛顿时用一种仿佛看白痴似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道:“切!稀罕,爱走不走。”
领头黑衣人:“……”
虽然心里极为恼怒,但奈何深知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于是只好一言不发,继续充当背景。而其他人眼见自个儿老大都这副样子,心里也大概明了几分,于是一个个也不说话不出声。
黄少天本来一肚子的牢骚现在一刻,怎么也发不出来了,这么多人面前说话,实在是显得太矫情了。于是一刻不想耽搁地拉起魏琛就跑路。
魏琛被一拉之下,措不及防,险些要跌倒。忙叫道:“等等等,我东西没拿呢”
说着回身一把拔起地上的死亡之手,然后扫了边上的黑衣人一眼,拿起右手的烟斗狠狠的吧唧一口,吐出一口浓浓的白烟,道:“走着!”
一群黑衣人眼睁睁地看着魏琛和黄少天就这么扬长而去。
剩余的黑衣人不满地看向领头者。领头者举手示意了一下,沉吟半响道:“走,回去禀报主上!”一群人瞬间隐去身形,消失在竹林里。
京城街角的茶楼,一个蓝衣少年眼睛一眨不眨一脸紧张的看着对面的一个落拓不羁的中年男子,好像一眨眼就会跑了似得。中年男子身着粗布,行为举止甚是不拘小节。只见他一脚翘坐在板凳上,抽着烟斗,看上去无比的惬意。
“说吧,到底干啥,老夫可忙着呢。”魏琛一边吐着丝丝烟气,一边毫不客气的问道。那语气简直找抽一般。
果然,一听到这话,黄少天怒了。他一脚踩在凳子上,拍案而起:“魏老头,你不要欺人太甚,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一声音讯都没有。你是不是不打算不要我了!”
“哎哎哎?——别激动,别激动,好好说话。”魏琛掏了掏耳朵,赶紧收敛了坐姿。
“是啊是啊,别激动,好好说哈,好好说。”旁边的来上茶的店小二也喝声道。心里暗暗道:这些个江湖人士啊,可得罪不起。前两天,茶楼就来个江湖人士,来找人的,结果吵了一下,出门走的跟一阵风似的,带翻了一地座椅,可忙活了大半天。导致他现在看到江湖人士就紧张,哎,这些人,以后可不要来了。店小二心里正想着,一边倒水,正好抬头时看了客人一看。哎呀,这一看,可不得了。这位蓝衣少年,不就就是上次来的那位么…店小二顿时焉焉的。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黄少天滔滔不绝地说着…两盏茶过去了,黄少天依旧口若悬河…当小二过来续第三盏茶的时候,魏琛打了个哈欠说,摆摆手道:“行了行了,我大概听明白了,就是喻文洲那小子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反目成仇了是吧?”
黄少天忙道:“也不是反目成仇,就是,就是比以前疏远了很多,还整天跟那个什么大将军混在一起。青云峰也不回,师弟也不要,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说着说着,又多了些委屈。
魏琛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斗,道:“你说他也在京城是吧。行吧,有时间我去会会他。”说着,起身又要走。
黄少天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他的腰带:“你这就走啦?”
魏琛回头斜眼看他:“不然呢?”
“你一消失整整十年,也不回去青玉峰看看?”黄少天说不清为什么就是不想眼前的人这么快就离开,也许是怕下一次相见又是十年,也许是怕这次分别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魏琛拿起烟斗,敲了一下黄少天脑门:“放手!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这一下看似凶狠,实则并未用力。说完转头喃喃自语道:“要不是为了那个凶女人,我哪里惹的这些小鬼头啊”说着,一顿长吁短叹,颇为感概。
奈何架不住黄少天一番狂风暴雨般的死缠烂打,魏琛最终被架回了青玉峰。临走的时候,黄少天想了又想,最终决定给叶修留书一封。一张宣纸,上书一行歪歪扭扭的大字:小爷我先回青玉峰了,回来再找你算账。

评论

热度(10)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