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17)

山洞之中,黄少天突然哭了出来:“你说什么!这是我娘?!是你老婆?文洲师兄的师母?”

咳咳咳——魏琛不自然的咳嗽了几声,“那什么,她虽然是你娘,但我可不是你爹啊,你不要乱说啊,咳咳,这样不好,不好。”

“这是什么道理,他既然是我娘,那就是你老婆。但是你又说叫我不要叫你爹,还老说你不是我爹,这是什么逻辑啊,喂给个解释啊,什么叫你老婆是我娘,你却不是我——”等等,黄少天突然刹住了话头,他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用一种小心翼翼的表情看着魏琛,脸上不自然的流露出同情之色。

可怜的魏琛并未回头,所以也没发现黄少天脸上奇怪的神色,刚要在说些什么酒听见身后的黄少天突然用一种很悲怜的语气,说道:“魏老大,我以后再也不乱叫你爹了,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惨,哎,我每次叫你爹的时候,你是不是特别心塞啊”

魏琛听了这话,不由得也有些感概:“哎,谁说不是呢,那些年带你么俩小鬼容易吗我。我本来可是英俊的小伙子啊,行情很不错的,就是带着两个小娃娃,哎,好菇凉都找不到啊,嫌弃我拖俩油瓶啊。哎,虽然我现在年纪是长了些,但保养的还是不错地。你这样随便乱叫爹,会把我叫老的,你知道吗。所以啊以后别叫老爹什么的了,多显老啊。”说着转身欲对其详细的教育一番,却正好看到黄少天一脸同情看着他。

“喂,干嘛呢,这么看着我?”魏琛莫名其妙。

“我知道你不是我爹…”黄少天的表情愈发悲悯。

“我本来就不是你爹啊” 魏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他琛深深的觉得眼前的黄少天一定是抽风了。俗称有病,所以才会一直纠结这么无聊的问题。

“我知道,都是我娘的错!你不要太难过了,以后我一定把你当成我亲爹一样对待的。”黄少天郑重其事的说道。

“我去,你小子想什么呢!”一个脑瓜崩敲过来,魏琛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狠狠的瞪了黄少天一眼道:“其实老子和你娘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黄少天点了点,道:“恩,很纯洁,我相信。”

魏琛白了他一眼,摆了摆手,道:“来来,找个地方坐着,老子把当年的故事好好和你说道说道”

黄少天果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了下来。

魏琛年轻的时候有一个知己,名叫陈果。本是个官家小姐,奈何父亲早逝家道中落,后来便到宫中去当了宫女。后来被皇帝看中,生了一对双胞胎,若是女胎便也罢了,奈何两位都是皇子。皇后为了防止日后他们与太子争宠,便心生歹意,竟然想杀了这母子三人。

“等等,这些江湖上也略有些传闻,不过听说只有一个皇子啊,就是当今的四皇子刘皓。却不想这其中竟然另有隐情吗”

魏琛翻了翻白眼,吼道:“叫你好好听故事,别插话知道吗”

黄少天委屈的道:“哦。”

那日皇后并不知道宫女果儿生的是一对双胞胎,只道是生了一个,便派人把宫女杀死,另外让心腹刘忠带人去将剩下的皇子带到城外偏僻处灭口。

“呜呜呜,……”黄少天似乎想问什么,但未经过魏琛允许,不敢随意开口,只好拼命地用袖子捂住嘴巴,两边的腮帮高高地鼓起。

“恩——”魏琛点点头很满意这个效果,于是手一挥,道:“说吧!”

这话一出,黄少天顿时送了一口气,嘴巴里的语言立马如开了闸的水库一般,倾涌而出。“本来只有一个的皇子怎么变成双胞胎了啊?但现在听闻只有一个皇子啊,那另一个呢?还有皇后明明叫手下把皇子灭口的,怎么又活了呢?哦,我知道了,其中这个皇子已经被杀了,活的一定是另一个皇子对不对,哎呀,我真是太聪明了。魏老大,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魏琛使劲地掏了掏耳朵,然后平复了一下心情,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对面这个烦人的话痨给打死了。

魏琛正要再说,却突然侧头不语。黄少天一看,也是好奇地看着他,想要说些什么,却见魏琛突然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洞口方向。

黄少天虽然平日里燥舌了一点,但骨子里却也是机灵鬼,不然魏琛也不会常常头疼了。此时他见魏琛如此模样,凭借着平时的混江湖经验,便已经猜到了大半。

他向前移了两步,靠着山洞的壁沿,听着外面的动静。

一个,两个,三个……黄少天仔细数了数,竟有二十多个。

其中有几个步法异常熟悉,不好,黄少天心神一凛,这些人正是一路追着他的人。确切地来说,应该是追着叶修的人,但是也很奇怪,之前他一直和叶修在一起,那些人追着他们也就算了,但为何现在他并未和叶修在一处,那些人还是追着他呢。

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一时也不好下定论,只好把他们归为那种热血冲动想通过一路追逐来引起自己注意的粉丝了。

但此时,竟然如此猜想,他也不由得有些担心,毕竟这个山洞并不寻常,若是被发现了,那这些金银财宝暂且不提,都是身外之物,但如果这个棺牌也会被发现,若是由此重见于世,恐怕也得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当然,就算只是身外之物被捡走,也足够老魏肉痛的了。

用他的话说就是,老子这些年的积蓄都在这里了,老子后半生就打算靠这个养老呢。


评论(2)

热度(13)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