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18)

魏琛冷不丁地晃动了一下手里的死亡之手,走在前面的两人突然尖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人突如其来的叫声顿时惊吓到了后面的人。本来这山洞之中就处处透着诡异,此时这二人游突然发癫,瞬间惹恼了首领。

“你们两个叫个毛啊?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怨要这么吓我!”

“就是,就是。叫什么啊,有什么可怕的。”听到首领发话,其余人也跟着附和起来,各自摸着一颤一颤的小心肝,心里有些后怕。

“是啊,胆子也太小了,真是人吓人,吓死人。”其中一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向之前的二人走去。那两人不知是吓住了还是什么,竟然就直直地站在前面,背向大家,一动不动。

说话的人走上前去,伸出一手,拍了一下其中一人的肩膀。

“喂,兄弟,你没事吧?”

话音刚落,手掌之下的人肩膀一矮,突然倒了下去,骨头散落一地。

“喝!”说话之人,顿时一愣,这才发现,原来手底下的。早已不是人,而是一具白骨堆起的人架。

山洞里,几乎是瞬间想起了渗人的叫声。连续不断,让人全身鸡皮横生。

“啊啊啊啊啊——闹鬼啊!”

上前的胆大之人,此时怎么也镇不住了,他的双腿在不停地哆嗦。

此刻,他的前方还有一个人,也是背对着他,但是他已经没有勇气再上前去查看了,不用说,那肯定也变成了白骨一具。

他突然转头向后冲去。“夭寿啦——这个地方太可怕了!”

一句话还没喊完,就被经过身旁的首领一把揪住。

“逃什么逃!我们可是专业的杀手,你们这样像什么话?去年年终考核的时候,没给你们上过心里建设辅导课嘛?!”说着眼睛瞟了瞟洞口的方向。

“还不给我滚回来!”

话音落下,几个黑衣人唯唯诺诺地相互推攘着走了回来。

首领扫了他们一眼,有道:“还有一个!出来。”随后一个黑衣人从一块半人高的石头后面爬了出来。他有些不甘心,却又不得不佩服首领,太厉害了,神机妙算啊。自己躲在石头后面竟然也能被发现。哎,只能说天意如此啊。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刚才那几人不情不愿走回来当首领的目光扫过他们的时候,他们的眼神一瞬间集体看着洞口的左下角的一块石头。

如此,作为专业杀手级的黑衣首领,又焉能不知。

“你们这些人心里承受能力一个个这么差,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都给我听好了。这个地方呢,虽然有些诡异,让我们一时摸不清头绪。但是,只要我们静下心来,一定可以战胜敌人的。来,都过来站好,听我口令,我数一二三,我们就一起冲出去,等下次多带些人马机械,大家齐心合力,一定可以把这里荡平的。”

众人顿时松了口气,虽然他们都是杀手,但是也需要有人性化的管理嘛。对于任务,完成很好,完不成,他们也要学会寻找因由,推理原理,等到下次做更好的部署啊。

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团队嘛,而他们的首领也正是一个合格的首领呢。

众人心里这样想着,顿时对他们的首领充满了敬意。同时心里等待着那个口号响起,他们每个人都做好了准备,特别是比较靠近洞口的人。

空气中一阵静默。终于,在众人的期盼中,首领的口号响起来了。

“一!”静默中,带着一丝焦躁,大家都等着。只要第二声出口,就可以开始做准备了。

“二!”好的,第二声响起来了,众人在准备先迈出哪只脚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黑影从面前快速地穿了过去。

谁?胆子好大,竟然敢先跑?!

“三!”门口传来首领的最后一声号令。

“雾草!”众人惊呆了!这特么是人吗,大家心里集体闪过一句国骂,随后自个争先恐地往洞口奔去。

人群散去。

“哎,魏老大,你什么时候学的扮鬼叫啊?学的挺像嘛。你有时间教教我呗,没准儿,我下次也能吓个人什么的。现在人家不是都说了,多学一门语言捂在手,行走天下都不怕。”黄少天一看人走了,顿时巴拉巴拉地说上了。

“哎,你小子懂个蛋啊,这叫鬼谷之术。想当年,老夫也是。。。。。。”

“得了吧,魏老大你骗小孩呢,我书读得不多,你可不要驴我。要是当年我还是个豆丁大的小孩儿吧,被你骗骗也就算了。现在我都长这么大了,你还想驴我,是不是觉得我智硬啊。”

黄少天打断魏琛的话,深深地觉得魏老大虽然过了这么多年,可还是没啥变化,唬人的伎俩真是一点没长进。

不过唬那群人的伎俩看上去倒是不错的。

“哎,智硬可是你自己说的啊,你可不能赖我。”魏琛掏了掏耳朵,懒洋洋地说道。

两人从那间黄金密室走出来,发现两个被丢弃的黑衣人,正一站一趴,瑟瑟发抖。

趴着的那个,嘴里还含着布条。

正是刚才打头阵的两人其中之一,被魏琛用死亡之手勾过来,藏到岩石后面之后用白骨架替换的那人。

本来他一直没有声息,魏琛还以为被自己的死亡之手敲晕了。结果竟然嘴巴里塞着布条,躲在岩石后面装死。

等等,魏琛摸了摸下巴,这布条哪来的,自己可没给他塞啊。

魏琛狐疑地看了那个黑衣人一眼,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拎起那个布条,放到眼前仔细地端详了一番。直到黄少天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喷嚏。

“哎,魏老大魏老大,你干嘛呢!我最近没干什么坏事吧,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您老人家要是对我有什么想法,有话好好说嘛,千万别脱袜子啊!哎,我去。这味儿也太熏人了,正常的成年大汉都扛不住啊。魏老大,你就别摧残我这个茁长的幼苗了。”


评论(1)

热度(7)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