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19)

使劲地吸了吸鼻子,魏琛果然觉得有些不对,他提起那个布条,发现原来竟一坨黑色的袜子,也不知道是本来就是黑的还是后天加工成的。

这次他才察觉到这玩意儿哪是什么布条啊,一般布条能有着沉甸甸的质感嘛。

“我去,这家伙不会是被自己袜子熏的起不来了吧。”看着依旧趴在地上,不停抖动地黑衣人,魏琛有些郁闷。

“哎,魏老大魏老大,你说为什么这人要选着用这种方式自杀呢,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一般自杀的方法有很多啊,你看,上吊啊,跳河啊,哦对了,这里没有河。不过,那也选择撞石头啊,这里的石头多的是嘛。哎,偏偏用这种方法,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没事,这边还有一个呢。”魏琛本来想提起来问问话,但是看到这人的袜子,实在是有点敬而远之。虽然吧,自己平时也是个不拘小节的糙汉子,但是没事的时候,还是比较讲究个人卫生的,隔山差五地也知道要找个山泉温泉什么的,洗一洗,泡一泡。

但是这人也太不拘小节了,连自己都忍不住嫌弃他,也是醉的不行。于是他打算去提审另一边的黑衣人。所以说啊,形象工程在任何时候都是有必要的搞一搞的,免得到时候,心里不舒服,觉得人家歧视你。你看,就算当个俘虏,人家也喜欢提溜干净的顺眼的审问不是。

当然,那个黑衣人心里也是很委屈的,大家都嫌弃他的袜子臭,但是他有什么法子。作为一个杀手,作为一个专业的合格的能去盖章的杀手,以为是一件很容易很自由的事情嘛。

没事就要下乡,什么山路啊,什么水路啊,目标走哪里,他们就到哪里,有时候十天半个月都洗不上一次澡。哎!袜子更是没的换,湿了都要接着穿。说起来都是泪啊,但是这些人一点都不体谅,还挖苦他,命运怎么就这么颠沛流离呢。

“哎哎哎,魏老大魏老大,那边那个我看过了,刚才死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啊?”黄少天看到魏琛的表情大概就猜到他想要干嘛,于是跑过去一看,那个人却突然倒在地上不动了。

黄少天看了一下,那人口吐白沫,看样子是一个很有素质很有涵养的杀手,他咬了嘴巴里毒自杀了。不过这人也是悲催,很早就咬了毒包,但是毒性一直没发作,或者说发作了但是没有致命,直到刚才才终于彻底地挂了。

“怎么办呐?还能怎么办?接着审这个呗。”魏琛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只好又坐回来,面对着之前那个散发着特殊气体的黑衣人。当然,那个黑衣人依旧半死不活。

对此,黄少天恶意地猜想,刚才挂的那个说不定是被眼前这个仁兄给杀死了,一瞬之间,他觉得自己有了当巡捕的潜质,简直就是寻查线索,破案缉凶的小能手啊。

很快,在一番魏琛独特的提审方法轰炸过后,两人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线索。

“皇子”“刘皓”“找人”。。。。。。

魏琛叹了口气,“没想到,隐瞒了十八年,还是瞒不过啊!”

“魏老大,魏老大,你怎么了,什么隐瞒了十八年啊?你在说什么啊,难道你十八年前还娶了一个小老婆?是不是这样啊,你快告诉我啦。”黄少天一见魏琛的模样,便知道他真的存了什么心思正憋在肚子里,于是急切地想要打探打探。

“哎哎哎,瞎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我老魏这一生冰清玉洁,从未——咳咳咳!”

魏琛挥了挥手,然后拉着黄少天走进之前那个黄金石室。

“跪下!”

“啊?”黄少天一脸疑惑,他抬头看向魏琛,却发现他此刻的表情竟然,庄重而严肃。

他一愣之际,被魏琛拂袖轻轻扫过膝盖后弯,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向你母亲叩首!”魏琛站在他身侧,头也不回地说道。

“什么?!”

黄少天吓得差点惊坐在地上。

“唉唉唉,魏老大,魏老爹,你不要开玩笑啦!这不是你的青梅竹马,后来入宫嫁给皇帝的人吗?她,她怎么可能是我娘啊!这个玩笑开的太大了吧。”

黄少天激动地死死盯着魏琛侧脸,努力地想要从他的表情里面,找出一丝破绽,他真的很希望可以魏琛下一秒突然破功,然后老不正经地跟他说:“死小子,说什么你都信啊,长不长脑子啊,还是这么扯破天的慌话。”

但是没有,魏琛的下一句话,让他顿时开始觉得,这或许不是谎,这特么简直是在做梦。

他说:“你还记得,我之前讲的那个故事吗?”顿了顿。

“你就是双生龙子里面的那一个。”

“什么?!”黄少天感觉自己受到了更大程度的惊吓。

“刚才那人说,皇子刘皓在寻找一个人。我想那个人大概就是你。”

“他找我干嘛?”黄少天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要不然以他一贯的脾性,出口怎么可能就这寥寥数语。

魏琛叹了口气,很明显地,黄少天到现在还没有接受他是皇帝儿子的事实。

“他这个时候找你,肯定没有好事。现在皇帝膝下寡子,他算是目前唯一的皇位继承人。但是你的出现随时可能威胁到他的地位。所以,很显然,他一定是来杀你灭口的。”魏琛说道这里,又叹了口气,神色显得有些沧桑。

“当年我从皇宫之内带走你,也是为了让你躲过这场纷争,但是没想到十八年了,还是没能躲过。”

“魏老大。”黄少天突然闷闷地开口。“如果当年你带走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皇子,那么如今,是不是我们就没了这场父子情谊?”褪去了初始的彷徨无措,黄少天此刻只感觉到一阵空虚。

心里突然空荡荡的,如果当初被带走的人是刘皓,留下的是自己,那么今天的他还会是他吗?是不是魏老大,文州师兄,他们都是别人的,甚至连自己夜行剑客的名头都是别人的。

他还会遇到曾经遇到过的那些人吗?魏老大会叫别人臭小子,文州师兄也会摸着别人的头,说少天真乖。哦,对了,那个时候,连名字都不是他的。

那么,叶修呢。想到叶修,黄少天这才恍惚过来,自己许久没有见到他了。

他忽然想到,叶修跟他的家世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们是偶然遇到的。所以不管他是谁,只有他,只有叶修不是被事先安排好的。他们的相遇纯属一场意外,只有他还是属于他的。

“。。。。。。”可怕的寂静。

对于这个问题,魏琛没有办法回答。他当初要救的就是果儿的孩子,至于是哪一个,他根本没有仔细去挑,只是当时去抱得时候,看到两个孩子放在一起,其中有一个婴儿突然睁开眼睛,朝他咧开的嘴巴笑了起来。他顿时觉得心里的一块软的化开了,所以他抱走了他,给他起名黄少天,教他武功,陪他在荒僻的山顶住了下来。而哪一个孩子,他根本没来得及多看一眼。

两人皆恍惚着心思,魏琛眼角一撇,看到黄少天突然恍恍惚惚地站了起来。

“臭小子,你去哪里?”

黄少恍如未闻,只是如一阵疾风一般消失在洞口,只远远飘来喃喃自语声。

“想要见到他…….”


评论(2)

热度(12)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