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21)

夜幕降临,叶修仰头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嘴巴里随意地衔着一根狗尾巴草。面部一脸餍足,眼神却深邃而迷惘,似乎在想着心事。

“哎,老叶老叶,你说我们这次PK到底算是谁赢了?说是你赢了吧,可以明明你才是下面的那个,但是要是算我赢吧,怕你说我胜之不武。哎,要是有个裁判就好了,不过这种情况,就算裁判也不太好判定吧。哎,想想有点烦恼,要不我们再来一场吧。”

一边的黄少天依旧沉浸在和叶修的新式PK模式中,嘴角沾沾自喜,心思沉溺其。唔,姿势酸爽,回味无穷。

“你一次,我一次。我们算两个扯平?”叶修拿下嘴角的青草,往边上一丢,慵懒地回应道。

“哎,不对啊,老叶。刚才两次我可都是有先机的,而且节奏也掌握地很好,窝觉得后来你反攻实在是意外之举,偷袭的招数也太猥琐了吧。所以那一场果断不能承认啊。”不知不觉,黄少天对叶修的称呼已经变了。而叶修显然发现了这一点,他回头看了黄少天一眼,没说什么,只是一双眼睛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那么,再来一场?”

“额额额,好,好啊,不过老叶你.......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跟你说哦,不要以为离我这么近,就可以看出我的作战意图,哼,我的战术可是文州师兄从小耳濡目染的,你知道不。”黄少天神气地晃了晃脑袋,然后猛不丁被叶修翻身扑倒。

“唔唔唔——”

“叶修,你特么又搞偷袭——”

就算在在黄少天被全面压制,战局呈现一面倒的的状态下,他依旧不忘伺机而动寻找对方的漏洞,准备看准时机进行反攻。

现在的他虽然会提到文州师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已经是极度平静,有一个影子已经占据了他此刻全部的心神。

“嘘。”叶修突然停了下来,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黄少天此时正要反攻却被叶修一句话突然噎住,不由得憋屈。嘟着嘴巴小声道:“裁判都没叫停......”

叶修挑了挑眉,说道:“还真有裁判。”

顿了顿,又道:“我之前察觉到山里有一个人的气息,这会儿却突然感应不到了。约莫离开了?”

"啊?魏老大!"黄少天一听,顿时吓得起身穿衣。自己真是一时糊涂,忘了老魏还在山上呢,要是被他看见,自己的老脸可就丢光了。但又想,魏老大既然一直在山洞想来也不会这么巧就知道这里的情形,这么一想,顿时收了收心神,放松了下来。

两人收拾稳妥之后,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半山腰。期间,叶修的腰部搁到山石,本来躺着尚不察觉,此刻一站起身,简直疼得要命。于是换做黄少天神清气爽地拉着他,一边讲起了山东里的事情,一边哼着小曲儿权当配乐,二人牵着手慢慢向山上走去。

“老魏?魏老大?魏老头?老爹?”黄少天左一嗓子又一嗓子却始终得不到回应。不禁有些心焦。他慌忙走进去洞里一看,顿时有些惊呆了,只见那尊金棺台前,落着一地长发,还有一张信筏。上面扭扭捏捏地上书几个大字:老夫看破红尘,四方云游去也,小子日后前程,还望自行堪酌。

字迹潦草,极难辨认,最后“堪酌”已成一团黑墨,还是黄少天自己猜出来的。

叶修看着眼前的金色石室一言不发。黄少天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半响,他寻过来几根蒙尘的香烛用火折子点上。叶修突然从身后不知不觉地跟了过来。

“确实应该拜一拜。”他拉着黄少天跪了下去,却是朝着洞口的方向。

“哎,叶修你干嘛啊,窝要祭拜我娘亲,你拉着我跪反了吧。哎哎哎,压着我干嘛,快让我起来,有什么不服的来PKPKPK。”

“这个规矩很多的。不要捣乱,乖,听我的。嗯?”

黄少天本来满肚子的疑惑和牢骚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乖乖地安静了下来。

任由叶修拉着他冲着洞口三拜,然后转身,面朝金室三拜。最后叶修竟然叫他转头想左再拜,黄少天机械地转身却不料这一低头磕了另一个脑袋。

“我去,疼疼疼死了,叶修你左右不分啊,你叫我往左自己却往右拜,这像话嘛。没想到你这么不靠谱,还叫我听你的,你你你——”

“好了,礼成。”叶修似乎松了一口气。

“什么?”

“我是说,完成了。你母亲这下九泉之下,也会欣慰的。”面对眼前的人满脸的狐疑,叶修低头亲了他的额头,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再次被叶修拉着手拖出山洞的时候,黄少天脑子都有点晕乎乎地。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几日后,黄少坐在山上的一处屋顶上,头托着下巴看着远处发呆。这几日叶修不知道为何,总是咳咳咳,要的频繁。频率高的他现在都觉得腿发软,肾发虚。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下山去买点虾鱼龟鳖大家一起补一补的时候,突然觉得身边的茅草一动,叶修也坐了上来。

“咳咳咳——叶修你你你又来干嘛,你不会是又要想——咳咳,那个我跟你说啊,两情若在久长时,又且在朝朝暮暮。咳咳,你现在需要要克制一点,知道吧。那个少年不努力,老大徒伤悲.......”黄少天自幼听文州师兄念书,每每喻文州在窗边的塌上看书的时候,他就靠在一旁盯着文州师兄看,日子久了,竟也能顺上几句,但至于是什么意思,他就不得而知了。

“好啊,我们现在就来努力。”说完,叶修就扑了过来。

“哎哎哎,叶修你你你冷静一点,这个屋子年久失修,它不是很结实啊啊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身下“轰的一声”,茅屋塌了。


评论

热度(8)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