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22)

伴随着一声惨叫,两个人影快速地从屋子的废墟里窜出来。

“哎哎哎,老黄这事儿你可不能怪我,我哪知道这屋子这么不结实啊。其实我当时只是坐久了想挪一下屁股而已。”叶修一边跑一边说道。

“叶修叶修叶修你个混蛋,快给我站住,有本事我们来PK。好意思嘛你,明明比我大,还叫我老黄,你害臊不。快给我站住,今天追上你你就完蛋了,不和你大战三百回合,最后让你跪下求饶,我就是不叫黄少天。你给我站住站住。妈蛋,说了你还跑,还越跑越快了。”

身后的黄少天顶着满头的稻草,追着前面那个跑的贼快的身影,倒也一步不落下。

“哎哎,小黄,小黄,好了吧。你干嘛追的这么死紧的啊,真看上哥了,我直接停下来就是了,这么对哥穷追不舍的,哥都不好意思了。”叶修一面调整这气息和节奏,一面快速地向山下飞奔而去,中途还不忘嘴头上调戏调戏黄少天。

黄少天紧追其后,很快两人消失在山顶看不见的地方。

片刻后,一顶四人抬着的小轿,落在半山腰。轿中一人伸出素手掀帘而下,身后一位绑着红色发带身着黑衣壮硕男子,紧跟其后,寸步不离。

看着眼前一片荒凉的景象,喻文州猛地咳了几下,然后蹲下身子,查看屋下被压倒的蓝色未名小花。

韩文清上前搀扶他起来,一张刚毅的脸上带着一缕柔和。

“既然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为何又非要亲自来这里一趟?”

喻文州站起身来,衣袖不着痕迹地拂开韩文清的手。

“师父去信告诉我,少天现在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了,想必那群人知道也是迟早之事。既然逃不掉,那么就该让他得到他该有的东西。”

韩文清看着他的侧脸,面上神色不变,但心里却是翻江倒海。

“你又怎知,他需要这些?如果他根本不稀罕这些,而是只愿意当一个快乐的小剑客呢。”顿了顿,韩文清又道:“文州,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权力的。你何苦——”

“是啊,如果他不喜欢这些,我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呢?而我,又有什么意义呢?”喻文州突然神色灰暗下来,似是充满光芒的星辰一下子蒙了灰。

“你可以做你自己的事情。”韩文清突然握住喻文州的双肩,面向着他,满脸认真地说道:“喻文州,你可以做你自己。你可以去爱你喜欢的人,做你喜欢的事情。”

“喜欢的人……...喜欢的事情………”

喻文州一下子失神,靠着韩文清的肩膀,慢慢地滑坐下来。

“从小我就知道那个秘密。知道少天他是皇子,我只是想着既然没有人知道,那么我就私心地陪着他,直到我死去。我的体质天生带毒,根本活不过成年的。遇到少天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我曾经痛恨这样的体质,却没有过它竟然也能救我。那年,少天贪玩,去后山招了猛兽,我们根本力所不及,那凶兽咬伤了我的手腕,却因血中巨毒致死。我一边庆幸一边后怕,深怕有一天这毒血祸及少天。所幸,在我的注意之下,一直相安无事。”

“这种毒,没有办法解吗?!”韩文清紧皱着眉头,神情看起来有些骇人。

“有。当初给我治伤的王大夫说过,这种毒,唯有交合可解。毒性会慢慢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日久,后者便会毒发身亡,且速度是前者数倍。”

“………”

“我根本不可能用这种方法去找别人,更不可能将此法告诉少天,他为了我一定什么都愿意去尝试。而我只想在我活着的时候,好好看着他,看着他娶妻,生子。我总是在想,我还有什么能为他做的呢。直到那一天,他说他要成为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他要打败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神叶秋,他要当全天下最厉害的人。我想起了那个秘密,我想,这大概是我唯一可以帮他做的,帮他成为天底下最厉害的人。”

韩文清狠狠地闭了闭眼睛,心底清楚自己的位置。

“你真是我的好军师,这些年为帮我出谋划策,都是在拉拢我吧。”韩文清心底叹了口气,他心底清清楚楚地明白自己是心甘情愿被拉拢的。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想,这是我最后能为他做的一件事情。而至于韩将军,我想,相对于地宫那位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皇子,您更喜欢辅助一位明主吧。”

韩文清眉头深锁,眼神有些坚定又有些愤痛。半响,只轻轻开口。

“你这么为他着想,若是知道有人伤害他,相比会比任何时候都会心痛吧。而我不会让你……”说道这里,他低头看下怀里的人,却发现那个苍白的温雅的男子已经昏睡过去。

慌忙把人抱起,韩文清皱眉,近日他昏睡的时辰间断,越来越短了。

喻文州在一片炙热的火海中醒来,他感觉到自己会融化了。

“你在做什么?”他虚弱地问道。

“救你。”韩文清不愧是韩文清,就算在这样的场合都透露着一丝霸气。他剑眉紧锁,全身的肌肉都迸发出一股张力。汗水从他的额头,滴落下来。

“何必,毒素进入你的体内,你会死……...而我,也不需要你救。”喻文州感觉不到身上有一丝力气,只好任由他摆布,薄唇亲启,吐出绝情之言。

韩文清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但是他没有离开,只道:“我不会让你死。”


评论(12)

热度(12)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