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23)

再次来到当初的遇到叶修的那个小客栈,黄少天突然有一种怀旧这种奇怪地思绪冒了出来。

那个老板看到黄少天的时候,有些不开心。

想着上次这人无缘无敌的住的客房多了个洞,自己偷偷在外面听着动静,好像是为了赏月。回头连银子都没赔,当然了自己也不敢要。这就算了,就当自己倒霉,可是也不用赶巧就这么快,这屋顶刚找人修好,人又来了吧。

老板欲哭无泪,低着头在算盘上手指上下飞舞,心底盘算着,这次又要砸多大一块的窟窿。

“哎,老板老板,最近生意怎么样,好不好啊,你还记不记得我吗?我就是上次那个屋顶有个洞的那个客房的客人,嘿嘿,我们这次打算还住那间厢房。”黄少天看见老板情切地交谈了起来呢,完全不顾人家老板想不想猜他。叶修在边上抱着肩膀看着,一手的手指来来回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这老黄现在越来越像自己了呢。

黄少天巴拉巴拉地叙旧,老板依旧低头装死。叶修刚要上楼梯,却被一个扫把横在面前。

只见眼前一个长相甜美绑着马尾的女孩站在楼梯台阶上。只见她柳眉倒竖,不善地看着叶修一眼。

“老爹,是不是就是他上次砸烂了我们家的屋顶,然后害我们白白损失了好几十两?”

看样子,这位正是老板的女儿。只见那个老板眼皮也不敢抬,装作一副很认真在算账的样子,只是头如捣葱般,不停地点。

好嘛,那就是你了。女孩挥舞着扫帚,向叶修冲了过来。

客栈外,叶修黄少天狼狈地站在门口。哎,丢人啊,竟然就这么让一个黄毛丫头给扫出来了。

黄少天扶额用袖子遮住脸,幸好这会儿街上没啥人,要不然,这名声传出去可就丢人了。

两人继续向前,身后客栈大堂还传来老板的声音。

“哎呀,果儿啊,你千万别冲动啊。快快快,扫把放下来。”

“哎呀,老爹,你快放手啊。我看他们那样子不像是普通人,说不定是隐藏在民间的高手呢,我要去会会他们。随便跟他们比个高低什么的,咳咳。万一他们正好认识我的偶像武神叶秋,我也好要个签名不是。”陈果拎着扫帚不依不饶地向前,却被身后老板一把抱住大腿。

“哎呀呀,闺女,你别冲动,别冲动啊,哎呀呀,快回来。”

屋外的两人,早走已远。

黄少天没想到世上还有这般世外桃源。

眼前的这方天地如鬼斧神工一般让人惊叹,遍地奇珍异草,四周水流潺潺,花草绚丽多彩,山石旖旎多姿。

“哎哎哎,老叶老叶你好厉害啊,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哈哈,这里可比我住的那个荒山野岭强多了,太厉害了。我决定以后就住在这里了,要在这里种花,练剑,捡石头,然后和你PKPPKPK,PK一辈子。”

“好啊。”看到黄少天开心的表情,叶修宠溺地笑了笑。“走,再带你去看样宝贝。以前答应过你的。”说着又拉起黄少天的手,把他从一堆五颜六色的石头堆里拉起来,向石洞内走去。

“哎,老叶你要带我看什么宝贝啊。”黄少天心情一好的时候,称呼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化,“我猜猜,什么叫以前答应过我的?哦,我知道了,你以前答应过我要让我见到武神叶秋的,难道里面藏着一个活人?不应该吧,那或者…哦,我想起来了,你以前说要送我一把剑的,什么剑来着,无影剑,对对对。”

“自己过来看。”叶修打开机关,黄少天顿时觉得有阵寒意扑面而来。这是一件冰室,里面有一颗树状的大型冰块,而赫然映入眼帘的却是冰树上插着的一把,散发着冰蓝色火焰的长剑。

这绝对是一半绝世神兵,黄少天不禁暗暗称奇。当他看到那个长剑剑柄处的一块幽蓝色宝石时,突然觉得好像心神被震慑了一般。他走上前去,不由自主地身后握住那把剑。

手指触碰到剑柄的一霎那,长剑周身的低焰熄灭,转为散发出冰冷寒气,但那寒气却并不伤及黄少天,竟仿佛认主了一般。

“哎哎哎哎,老叶老叶你快看,这把剑太帅了,配上我黄少天,简直就是天下无敌啊,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剑中圣品啊。话说这是哪位前辈留下的,难道和那个武神叶秋有关系,但是没听说过武林中有谁有过这么好的剑啊。”

“这是一把未出世的剑,看样子他已经认你为主人了,不如你给他起个名字吧。”

黄少天听了这话,有些惊奇。他拿起手中的长剑,快速地挥动,耍了几招剑式。

“剑气周身流转,如云雾之态,又是在这冰树之中取出来的,不如就叫它冰雨吧。”黄少天如此一脸认真装逼的气势是叶修从没见过的,不由得心神微动,正要说些什么。

“哈哈哈,老叶你觉得我这个名字起得怎么样啊,哈哈哈。是不是听起来感觉特别高端大气上档次。哎,我都开始有点佩服我自己了。”果然帅不过三秒,叶修扶额。

冰室的温度开始不受控制地急剧下降,两人先行离开,在他们刚离开安全线的时候,身后的冰室“轰”的一下倒塌了。黄少天握着手里的冰雨,小心脏一抖一抖的。

终于,在叶修的解说下,黄少天了解到,原来这样的绝色神兵并不只有一个,而是有好一处,只是,每一样神兵都有自己的主人,当然这一切需要机缘需要巧合。那自己现在算不算是走后门了,黄少天看了一眼旁边的叶修,心里默默地略过这个问题。

有着这样的神兵利器,黄少天肯定是要缠着叶修打一场的。

“哎,老叶老叶老叶来PK 啊,现在小爷也不怕了。等等,不对,以前也没怕过,只是没有趁手的兵器罢了,来吧报一伞之仇的时候到了。新账老账一起算清楚,快来快来快来。”

“好啊。不过不是现在。”叶修懒散地双手抱肩,随即转过头,正色看着眼前的人。

“我去办一件事,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好不好?”

“去哪里?”黄少天很少见叶修一脸正经的样子,或者说就没见过,眼前这下,突然叫他有种心慌的错觉。他有一种直觉,叶修这一去,有些东西或许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而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是未知的,也正是这种未知,让他整个人有点不安起来。

他很想说,别去。但却说不出口,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对于叶修来说,一定很重要。

甚至,比他的命,更重要。


评论(2)

热度(11)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