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25)

“你竟然不认识我!”

似乎看到了黄少天迷茫的眼神,刘皓心里顿时有些不爽,率先在口头上开始发难。

黄少天一看对方这个理所当然的问句以及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顿时觉得有点不大好。

怎么办呢?黄少天有些头疼,对于这种比较顽固偏执型的粉丝,他的处理经验不太足,这种人,通常心理都会有些问题,要是话说的重了,会引起他们的一些偏激行为。但要是说轻了,或者顺着他们说的话,就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是在认同并且默许他们的行为。这样恐怕会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完全就是在引火自焚啊。

哎,太苦恼了。黄少天撑着头冥思。这幅场景看在刘皓眼里,意思就是他的存在感太低了,你看他知道黄少天的存在,还千辛万苦地跑过来,就为了给他一个下马威,结果人家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这种感觉太憋屈了。

刘皓暗自憋屈了一会儿,终于快要把自己憋出内伤了也没把黄少天怎么样,于是决定,面子什么的先放在一边,解决正事要紧。

“叶秋人呢?”

这话一出口,黄少天就了解了。

“哦哦哦,原来你是来找叶修的呀,早说啊。还以为你是我的粉丝了,哈哈哈不好意思啊。叶修暂时不在,你找他什么事啊,要是签名什么,我也是可以代劳的。恩,这方面的事情,他以后就全权委托给我了。所以呢,你要是有什么事呢,直接找我就对了。”

“他人去哪儿了?”刘皓努力从一堆废话里面寻找有用的信息,结果发现,没有。废话,他当然知道叶修不在啊,他肯定是去找那个人了嘛。难道眼前这个家伙真的没有发现吗,他刚才的那个问题就是在问叶秋的去处啊。刘皓心里的小人已经开始吐血了。

“不知道。”黄少天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这次倒是回答的很简洁。刘皓再次狂吐三升血。

看来必须得来个狠的了,阴鸷的眼神一闪而过,刘皓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叶秋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百花谷内,四季如春。

“谷主。”

张佳乐闻言转过身,看到属下在身后恭敬地站立着。

“嗯?”

“前几日谷主救的那位昏倒在谷口姓孙的青年人,已经醒了。”

“哦,醒了就醒了。有力气就留下来干活,没力气就趁早让他离开。小乐,咱们谷里不养闲人。”说着随意地挥了挥手,张佳乐全神贯注地看着前方,心思完全被其他事物所牵绊。

“是。”那位叫做小乐的人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一阵马蹄声响起,谷口扬起一阵烟尘和草沫。

来了!张佳乐激动地看着来处骑着一匹白马背上插伞,正往此刻狂奔而来的红色男子,正是叶修。

“老叶,你终于来了!解药呢?解药带来了吗?”

叶修点了点头,来不及休息,便随着张佳乐向百花深处走去。

“老叶,你怎么就一个人来,你说的那个人呢?”一路张佳乐见除了叶修,并没有其他人。不由得有些疑惑。

“就我一个人。”叶修说着脚下步伐不停。

“一个人?。。。什么!一个人!老叶,你搞什么,解药到底在哪里?”张佳乐突然一愣,疾走几步,挡在前面拦住了叶修。

“叶修你是不是后悔了,不忍心牺牲他?可是五年了,你明明知道今日便是最后的期限,你怎么?!今天没有解药,以后想用也再用不到了。叶修你想清楚!”

“我知道,解药我带来了。”叶修淡淡地回应。

“那么,人在哪里?”张佳乐左看右看,始终看不见除了他俩之外的人影,不禁又添了几分焦急。

“别找了,就在你面前。”叶修双手掰过张佳乐左顾右盼的脑袋,正视他说道。

“你.......”

“就是我。”

不知不觉已经走近了那间密室,在张佳乐的目瞪口呆中,叶修走了进去,然后“啪”的一下关上了门,差点夹到身后还处于反应中整个人后知后觉的张佳乐的鼻子。

“哎呀,轻点会死啊。”

“老张,门口守着。我来给沐秋解毒,别让人进来。”

“哎——”张佳乐任命地坐在门外。倚着墙壁,脑海中脑补着各种限制级的画面。

不知道多久之后,只听到“嘤咛”一声,床榻上的人醒了过来。

“沐秋,你醒了?”

张佳乐猛地推开门冲了进去,也不顾坐了许久早已发麻的腿,险些被门槛跌住了脚。

“哎哎哎,窝去,叶修,你又怎么倒下了!”

百花谷中的一处桃花坞外。

张佳乐一把捉住边上走过的青年:“你的手怎么了?”

孙哲平:“没事,前些天去采药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

“笨蛋,不能小心一点么”

"知道了,下次会注意...."

黄少天在山崖上等了很久,也不见叶修回来。本想着许是山下琐事多,牵绊住了。但这一等,竟整整五个月。

这处不似百花谷四季长春,气候温和,这些天繁花逐渐枯败凋零,山风也变得萧索寒冷起来。

黄少天无聊的时候便在山顶的岩石上舞剑,手中的冰雨快速地游走,剑势恢弘,却带不给他一点心理安慰。

从开始的急躁变得现在的淡然,这样的变化若是传出去,不知会惊诧了多少人,然而黄少天心里始终悬着一根弦。他向来是个出动出击把握机会的人,却因为叶修的一句话,便在此处做这样无望的等候。

他说:“少天,你在这里等我,我办完事,马上回来。”

“叶修叶修叶修,你这个混蛋,你跑去去哪儿了。说好办完事情就回来的,说好要正式PK一场的。你人呢?那个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一直都在利用我?你想用我的血去救人?那你就用啊,为什么你不见了。叶修你个骗子,你是不是,是不是不会再回来了?”

冰蓝色的虚影,几乎快得看不清晰,剑身带着丝丝冷意,黄少天骤然停住,伸手摸向脸颊。有冰凉的液体附在脸上,顺着指间滑了下来。

黄少天惊愕地看向四周,漫天的白絮纷纷洒落。他单手收剑背在身后,另一手伸出,张开五指,看着那些白羽穿过指缝。

下雪了。

“少天......”

他转身看到男子手里执伞站在不远处,一身玄衣,身形清廋。

风扬起衣诀,散落的长发下,唇角一抹笑意如旧。

 

(⊙o⊙)…跟你们讲个鬼故事,可能下章就要完结了......

评论(4)

热度(11)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