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26)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黄少天本来有很多话要说,他攒了五个月,整整一百多天,他想说的话多的几乎可以排满整个山体再绕两圈。但是此刻,看到叶修,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叶修”这两个字在嘴边来回呢喃,仿佛这个词里已经包含了他所有的情感。

“我回来了。”

听到这话,黄少天顿时眼圈一红。

“叶修你终于回来了,是来兑现诺言的对吧。好啊,PKPKPK,现在就来!”说着手中的冰雨就像叶修挥去,丝毫不留余力。这一击带着无限的怒气,叶修当然知道。

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收起手中的伞,一个闪身然后开始回击。这是他目前应对怒气的最好方式。

沁雪乱舞,两个人影在悬崖之上斗的难舍难分。二人身姿飘渺,如仙鹤起舞,翩然欲仙。

叶修手中的伞忽上忽下,如在斗鸡耍猴一般,看上去轻松无比,但实际的滋味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半年多了,黄少天的成长已经不容小觑。

思虑之间,之间对面的人剑眉一拧,冰雨携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剑气,向叶修扫去,叶修仰身闪避,腰和地面成九十度,伞柄挡住冰雨,顺势向后退去。

然,冰雨的剑势并未停下,沿路所及之处岩石纷飞,夹杂着冰风雪雨呼啸而至。鬓边的一缕青丝飘落。叶修伸手接住,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黄少天保持着拿剑的姿势,定定地站立,眼神里却没有一丝喜色,尽是冰霜。直到——

“少天。”

“嗯?老叶你叫我干嘛啊,是不是相认输啊。呼呼呼——我跟你说门都没有,这天窝不赢了你这事儿是不会完的,当然如果你故意放水的话,这事儿就更没完。呼呼,总之你提起精神了,我们赶紧打完好说话。呼——”

“少天,我爱你。”

“哦,这样啊,但是这样也别以为我就会——卧槽!老叶你说什么——”

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叶修,直到他再次说出那句。

“黄少天,我爱你。”

“那,如果我不是黄少天呢?”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神差鬼使地问出了这话。

“就算你是白痴,我也爱。”叶修想了想,认真地说道。

“我靠啊!叶修你你你你——你才是白痴呢,你方圆八十里都是白痴。唔——”黄少天顿时炸毛,但马上被叶修的一个动作打断了话头。

白雪覆盖的岩石上,两个人影在其上缠绵,雪花落得满头满脸也不在乎,晶莹的雪珠从脖颈滚下,透心的凉意让人有一瞬间的情绪。

“怎么了?老叶老叶你怎么停下来了?”黄少天有点诧异问道。

“咳咳咳,有点虚。”老叶一把抱起怀里的人想要站起却一个跄踉跌落下来。随后身子一空,反被抱起。

“哎,老叶老叶你是不是故意想摔死我啊。我跟你说,这事儿可没完。先跟你说好,一会儿PK见胜负。不过你现在这幅样子会不会是耍诈啊。跟你先说好,一会儿我可不会让你的啊。”

雪依旧下着,声音渐行渐远。

一株幼梅从岩石缝中钻了出来,在寒风中招展这枝叶。边上的白色油纸伞悄然挡在身前,为它抵挡片刻风霜。

几年后

最近,说书先生们之间流传一个故事。

“话说当年,剑圣黄少天和武神叶秋在山崖之巅的一战,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啊。据闻,在大雪之中,两人激战了数日。此一战,奠定了黄少天在江湖中的剑圣之位。夜行剑客和神兵冰雨之名更是传遍大街小巷,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陈果甩着胳膊,走到门口看着对面茶楼敲着竹板“当当当”讲着故事的老头,叹了口气。

自从几年前老爹身体不好去世之后,陈果就一个人打理着这家客栈,生意旺季的时候还可以,淡季的时候一到下午基本店里就没人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几个各自闲的发慌趴在桌子上打盹的小厮,不禁手撑着桌子坐了下来。

她双手托着下巴看着对面的茶楼,一只简单的马尾在脑后一晃一晃。

“武神叶秋,剑圣黄少天,看上去好厉害啊。要是有机会见一见就好了。”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当年在客栈门口见过的那两个人。思绪晃动着,却冷不丁听到店里小二的咋呼声。

“哎哎哎,客官请进,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对于半天来了一个的客人,小二显得特别热情。

“哈哈哈哈,老夫是来找陈小姐的。”门外一个剃着光头留着大胡子的衣着混乱随意浑身散发着一股猥琐气息看似落拓无比,腰间却挂着价值不菲的玉饰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迎客的小厮不禁脑门上三道汗,心里嘀咕道:这出家人怎么看着这般无耻,可偏偏是个不差钱的主儿,得罪不起。于是只好转头喊道:“老板娘,找你的。”

陈果本来正打断溜走,却不料被逮个正着,于是暗暗地仰头翻了一个白眼。

这姓魏的,怎么又来了!

而此刻,不远处的山上。

一个头上扎着红色发带的男人,看着面前巍峨的寺院,怔怔发呆。

蓝雨寺。

这座近年新兴的寺院,香火好的不得了,山上山下处处可见游客骚客以及信男信女的身影。

“韩将军,您真的想好了要出家吗?”身后披着袈裟的老主持恭敬地合掌道。

“将军三思。”身侧跪着的副将苦苦哀求。

韩文清看了一眼山下的滚滚尘烟,仰天舒缓了一口气。

新皇登基,盛世太平。

那人的夙愿,他已经达成了。他的使命已了,红尘之中,再也没有留恋的事物。倒不如从此青灯古佛,与他一生相伴相随。

“走吧。”一挥手,韩文清没有看向身侧一眼,只转身向寺院内走去。老主持叹了口气,随即跟上。

蓝雨寺院墙外种满了片地未名小花,蓝色的花瓣,迎风而摆。

那份恬淡从容不迫的气度,像极了一人。

时光匆匆,一别经年。终究,还是留不住。

【全文完结】

谢谢大家,90度鞠躬。留言回复的不及时,因为不是每天都看,额,一般会找个时间集中起来看,然后一起回复。希望大家见谅(其实就是懒!_(:з 

知道有些人在等虐,还有想找作者谈♂人♂生的,╭(╯^╰)╮哼,才不给你们机会呢。

之后,大概还有一个现代的番外。


评论(4)

热度(19)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