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叶黄】剑雨心烦(现代·番外)

“叶修,你来管管你儿子。你看看这什么样子,拿着一把破木头剑,整天挥来挥去的,吵死了。你说说,这像谁啊这是。”

叶修从电脑前面懒散地抬起头,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果断地拔掉耳机走了过来。

“黄少天,孩纸为什么哭了?是不是又是你干的。”

“我才没有呢,是他早上说一直说要PKPKPKPK的,我一个没忍住,嘿嘿就和他对练了几把。结果当然啦哈哈哈哈。不过当时他可没有哭哦。”

“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好意思欺负小孩。要脸不。”

黄少天低头果然看到那个刚才还咋咋呼呼的小屁孩,这会儿哭的跟个小泪人儿似的。看到叶修走过来,立马扑倒在他大腿上。然后转头朝他做了一个鬼脸。

“黄叶笙,你你你——”明明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儿开始装娇弱了,不愧是遗传叶修的,心可真脏。黄少天看着那张和叶修长得一毛一样的小脸,顿时气得要死。这倒霉孩子,到底哪点像自己,还是不是亲生的啊。黄少天不禁有些怀疑,当初一起去做基因融合试验的时候,自己应该全程盯着的,他一脸狐疑地盯着叶修,这家伙是不是趁自己去洗手间的时候,偷偷把试管里的DNA都换成他的了。

“什么‘黄叶笙’,不要乱叫小孩的名字好不好,他的户口本上登记的是叶黄笙。”叶修嘴巴里叼着烟,一脸正经地说道。

“哎哎哎,说道这个就来气。凭啥孩纸跟你姓啊,窝就觉得黄叶笙挺好听的。哼,不开心,这个太欺负人了。”

叶修耸了耸肩,一边叼着烟,一边逗怀里的小屁孩,叶黄笙也果然给力,马上就破涕而笑了。看的黄少天又是一阵牙痒痒。

“没办法啊,当初我跪了三天书房。老爷子才好不容易松口的。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孩子必须姓叶。要不然,我俩估计现在还是无照驾驶呢。”叶修想起那段时间也是一阵嘘唏啊,他把嘴巴里刁着的烟头拿下,吐了一口空气,装作一副很深沉的样纸。

“哎呀,老叶你装个蛋啊,每天拿着棒棒糖当做在抽烟,累不累啊。十多年的烟瘾,早戒不掉了。”

“这不是为了孩纸嘛。”叶修又吸了一口。

“你可以去其他房间抽啊,不让他看见就好了,我不会让他学你的你放心吧。”

“我可不想让你老是吸二手烟。”叶修顿了一下,转头又小声嘀咕道:“这会儿说的好听,当初也不知道谁,重来不肯主动亲我,说是嫌弃我一嘴巴烟味儿。”

黄少天也有些感概,一时没有听清后面的话。是啊,当初,叶修和家里人出柜,差点没把叶老爷子气个半死。小皮鞭抽断了三根,叶修愣是没改主意。后来,他俩的试管婴儿出生后,老爷子看着白白胖胖的小娃娃,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听说这小娃娃户口没着落,顿时大手一挥,让人去办,当然这一办,这孩纸姓叶是板上定钉的事情了。

黄少天还想说些什么,门铃却响了。

“一定是大眼他们到了,今天说好了,一起玩团战的。”

叶修站起身,准备去开门。

“pkpkpkpk”叶黄笙从叶修的身后跳出来,手里拽着一把小木剑,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喜感。

“哎!这到底像谁啊?”黄少天扶额。

(完)


全文正式完结,谢谢一直看到这里的少年们。本文不长,但非常感谢你们的一路相随,谢谢你们没有嫌弃作者幼稚的脑洞和小学生文笔。

这篇文的初衷是和基友打赌的时候输了被要求写的,那时候虫爹的《全职高手》即将完结,我和基友关于原文中的人物结局猜测,立下赌约,结果我输了。

之后开始提笔,但一直拖着坑,从2014拖到了2015年啊,也是醉。直到最近才重新填起来。谢谢基友这些日子的监督,每天逼着我交作业,最后成功完结,算是了结了一桩心愿。

另外推基友一篇很不错的叶乐系统文,传送门:http://baga37san.lofter.com/post/285a96_454c274

最后的最后,谢谢大家,鞠躬!



评论(2)

热度(18)

  1. 雲飛揚云上飞来一只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