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飞来一只攻

【秋蓝】秋夜蓝空 2

第二天,蓝河醒来的时侯,觉得全身酸疼,昨晚去打架了吗?可是,为什么某个隐秘的部分好痛,就好像,好像……揭开被子,看到未着寸缕又红痕密布的自己,昨晚的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夜店,醉酒,叶秋……
思绪不经意地回到昨天。
作为蓝溪阁俱乐部的中流砥柱,这些天在网游荣耀十区里面,蓝雨战队的后援俱乐部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蓝河理所当然地被拉出来喝一杯。
一众人闹哄哄地向酒吧进军,却不想撞到比赛结束后出来相聚的几个职业战队的人。
蓝河对于蓝雨战队的人,都是熟悉的。一行人里,喻文州,黄少天走在前面,边上还有几个其他战队的人,其中大部分是眼熟的。身后,荣耀第一美女苏沐橙,左边挽着烟雨的队长楚云秀,却在和边上的一个陌生的男子亲密地说着话。
那个人嘴巴里叼着一支烟,肤色苍白,神情慵懒,说话之间带着一些漫不经心和天生带来的淡淡嘲讽。但在蓝河看来那样的神色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温暖之意。
“他是?”蓝河怔怔地看着,不由地出声询问。
“咦?你们不认识?哈哈哈,老叶老叶叫你平时没事就搞神秘,你看大家都不认识你。小蓝,快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荣耀里面最神秘莫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呵呵,你们来了。蓝河,我想在网游里面你们早就打过招呼了。他在网游里的名字你一定是知道的。”喻文州打断话痨的黄少天,率先向蓝河和他身后的春易老打了招呼。这些蓝溪阁俱乐部的功臣,他肯定是相熟的。叶修并没有打算公开自己的身份,他也不好主动说破。所以索性让他们自己猜去。
要是这番心思被老魏知道了,肯定又要被说一句“心脏”。
“最近十区的材料有点紧,我知道你们蓝溪阁一定屯了不少,记得有空多送点来啊。”蓝河正发怔的时候,叶修倒是先说话了。不过这话一出,顿时就拉了不少仇恨。
谁不知道,前段时间蓝溪阁在荣耀十区被一个叫君莫笑的耍的团团转啊。向来在荣耀网游里面占大头的蓝溪阁竟然在一个君莫笑的手下屡屡受挫,上缴材料若干。虽然准确地来说是所有的俱乐部,但是此时,这里不都是蓝溪阁的人嘛,突然被人提上这么一茬,果断心里都不痛快。
这个人,简直是在公开挑衅眼前这群蓝溪阁的精英啊。
春易老一张脸都黑了,边上其他的人面上也不好看。
喻文州摸了摸鼻子没说话。边上的黄少天倒是咋咋呼呼地想说什么,却被喻文州看了一眼,又闭上了嘴巴。愣是憋住了,也是极度地别不容易。
“那个,时间不早,我们就先走了,外面还续着摊呢。你们有空来训练室玩。”眼看一场真人PK就要开战,喻文州及时出声,稍微化解了一下尴尬地气氛。
简单的道别之后,等蓝溪阁的人反应过来,一众人早已走远
“好了好了,大家出来玩,开心一点嘛。”
作为俱乐部的会长,看到气氛这么沉默,春易老理所当然地照顾着大家的情绪,负责调动气氛。
而平时擅长这个工作的蓝河却还在发呆,他转头看了一眼他们消失的方向。
“他真的,是叶秋大神?”喉咙里发出轻轻的自语声。那个人肯定是玩网游的,又和职业战队的人在一起,那么水准肯定不会低于职业级别。而自家战队的王牌黄少天刚才又叫他老叶,看来便没错了。君莫笑,原来,是他。
“蓝河,嘀咕什么呢?走啦。”边上一个人揽过他的肩膀,拉着他跟上大部队向前走去。
简单地喝了几杯,包间里面开始嗨了起来。有人唱歌有人划拳,蓝河觉得头有些昏沉,便起身想去洗把脸。小包间里没有单独的洗手间,他只好七拐八拐地绕去公共洗手间。却没料到会再看见他。
“叶秋?”蓝河抬眼看着洗手间外面镜子里身后的人,眼神里有些醉意。
本来这里谈生意的叶秋,嫌包间里吵,嫩是把一干客户扔下,跑出来透气,却没想到看到一个有趣的男孩。
看上去还是个大学生的样子,大概是喝酒的缘故,脸红红的。他顺着走廊东倒西歪地走着,有时候还能迷迷糊糊地撞墙。
呵呵,叶秋便是没想到,能碰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他竟然神差鬼使地跟着他来到洗手间。
原来是来洗脸,叶秋靠在他身后的墙上,有些失望,还以为可以“扶”他一把呢。
“叶秋?”
原本只是想小小地戏谑一下。
当男孩子从镜子里看到他时,眼睛里射出那种惊喜的光芒时,叶秋感觉自己怎么也迈不开脚步了。
“原来你认识我?”这是,缘分吗?叶秋看着眼前的男孩,心里有一种欣喜蔓延而上,他感觉自己环绕在他身侧的手有点不想放开。。
“我是蓝河。”果然是叶秋,看到对方的应答,蓝河开心之余迫不及待地表明身份。他想告诉他,他是蓝河,那个在网游里和他一起组过队的蓝河,那个和他交易材料的蓝河,那个蓝溪阁的蓝河。哦,对了,还有他还叫绝色,帮他管理兴欣公会的绝色。那个君莫笑到哪里他就到哪里的绝色,那个只要君莫笑需要他他就在会在的绝色。
“蓝河?”这是他的名字?叶秋宠溺地笑了笑,心里牢牢地记了下来。
之后…….之后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呢。
垂下眼睑,蓝河用枕头捂着微微发烧的脸,轻笑出声。
他们在网游里面相遇,却没想到会在现实里面发展出这样的关系。
昨晚的叶修,好狂野。一点不像平时的他,那个网络上强大无比的一叶知秋,神秘莫测的君莫笑,还有现实里慵懒的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叶秋。
蓝河回想起昨晚的细节,一下子又羞又怒,那样的姿势,简直是魂淡,无耻,下流。脑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却终扺不过心头的一丝挥之不去的蜜意。叶秋的心里,是有点喜欢自己的吧,其实也不用喜欢很多,只要他心里有一点我就够了。一切都没有关系的,只要他愿意让我陪着他,只要他愿意要我……
脑袋的热度褪去,蓝河慢慢冷静下来,才发现这里是一间宾馆,离昨晚的酒吧应该不远。时间才八点多,周围却冷冰冰的,只有他一个人。
蓝河心底屯然又多了几分忐忑,他是不是太疯狂了一些。
这世上薄情之人何其多,生命里爱上这样的人,又何其不幸。可偏偏有人明明辛苦,却甘之如庶。
蓝河不知不觉将自己脑补成了一个爱上寡情男的失心小怨妇,哦,还是同时失了身的。
看着冰冷的身侧,看样子,叶秋早己离去多时。蓝河拍了下脑袋,耸了耸肩,恢复了不以为然的姿态。自己又不是女人,并不兴负责这一套。这个时候见面,未免太过尴尬。虽然,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一闪即逝。

评论

热度(19)